易汾网

易汾网 首页 汽车之家 查看内容

一代神车夏利陨灭 一次并购引发的“血案”

2020-4-14 14:49| 发布者: 良子| 查看: 1230| 评论: 0|来自: 汽车大事记

摘要:  (原标题:一代神车夏利陨灭:一次错付终身式并购引发的“血案”)  “生产资质需要至少十个亿,加上8个亿的负债,国有资产至少流失18个亿。”  刚刚更名为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不久的天津一汽夏利,就被自己 ...

 (原标题:一代神车夏利陨灭:一次错付终身式并购引发的“血案”)

  “生产资质需要至少十个亿,加上8个亿的负债,国有资产至少流失18个亿。”

  刚刚更名为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不久的天津一汽夏利,就被自己的员工举报混改过程中违纪违法。

  矛头指向了一汽集团和博郡汽车。

  作为一汽夏利的接盘侠,早在2019年5月,博郡汽车就因为拖欠员工工资而上了头条。

  各种公开信息都显示博郡没钱,而且资不抵债,然而,一汽集团为了一己之私,仍执意将一汽夏利甩锅给博郡,导致一代神车夏利加速消亡,而原本该收回来的18个亿,如今只到账1400万。

  夏利已陨,博郡自危,所谓的天津博郡,就是个笑话。

  这场匪夷所思的闹剧,最终将在何时,以什么样的形式落幕?

  一汽急于甩锅 夏利错付终身

  夏利的消亡,是必然结局。

  对于一汽集团来说,一汽夏利这个“抱养”来的孩子,是个不折不扣的包袱,不甩不快。

  就在近日,一汽夏利刚刚发布2019年财报,上面显示,去年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14.81亿元,同比下降4068.32%。

  因为2019年期末净资产为负值,公司股票交易自4月10日起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行退市风险警示,股票简称由“一汽夏利”变更为“*ST夏利”。

  这个曾经连续18年获得国民经济型轿车销量冠军的一代神车,因为无法适应自主品牌高速发展时期的激烈竞争,不仅遭到雪藏,还深陷亏损泥潭无法自拔——2013年至2019年七年间,即使把自己最优质的资产(一汽丰田股权)卖得一干二净,一汽夏利仍累计亏损53.67亿元。

  如此败家的“崽”,而且还是抱养的(前身是天津汽车夏利股份有限公司,2002年进入一汽体系),一汽集团怎么爱得起来?

  让一汽集团心急火燎甩开这个包袱的,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集团整体上市。

  作为国有六大汽车集团中唯一未实现集团整体上市的汽车企业,早从2006年开始,一汽集团就有整体上市的计划,但十几年来从未得偿夙愿,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存在同业竞争。

  在2017年新任董事长徐留平空降一汽后,一汽集团自主板块业务开始了重组的过程。

  其中,一汽轿车剥离一汽奔腾,置换一汽解放,主营业务从乘用车变为商用车,再由集团直接管理乘用车的两个品牌(红旗、奔腾);而非亲生的一汽夏利则直接被摆上柜台贩卖。如此一来,同业竞争问题就完美地解决了。

  然而,在业界看来,一汽夏利就是个烫手山芋,谁也不敢接盘。

  为了尽快甩掉包袱,一汽集团仅用1元卖掉了一汽夏利的子公司华利,又将一汽夏利的生产资质转给了博郡,上市公司的“壳”则卖给了铁物股份,自此,一汽夏利与一汽集团再无瓜葛。

  为了集团整体上市大计,徐留平拼了。

  只是,沦为牺牲品的一汽夏利却因此错付终身。

  夏利的消亡是谁导演的“阴谋”?

  为什么说一汽夏利错付终身?看看博郡的名声和实力就知道了。

  如果说蔚来、小鹏、威马是造车新势力中的一线品牌,理想、拜腾们是二线品牌,那么,博郡最多只能算三线。

  这个成立于2016年的新能源汽车品牌,若非2019年4月的那个品牌之夜,就连业界都几乎无人知晓。

  在这个品牌之夜,博郡汽车董事长、CEO黄希鸣爆出不少“猛料”:“对标特斯拉”,“在蔚来都拿不到地的上海拿下了临港地区600多亩制造基地”,这些信息点让人们立刻记住了这个神秘的品牌,有政府后台的传言更是让大家肃然起敬。

  不过,刚过去一个月,博郡就因拖欠员工2018年年终奖被起诉,且至今尚未发放。

  2020年1月,博郡还被曝拖欠供应商货款。其供应商北斗星通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,公司对博郡汽车应收账款减值约617万元。公告称,由于博郡汽车资金链紧张,博郡汽车对公司的应收账款从2019年7月便开始逾期,目前博郡整车整体项目均处于停工状态,回款可能性很小,因此对其所欠应收账款计提了减值准备。

  2019年初拖欠员工年终奖,当年7月起拖欠供货商货款,从这些信息点可以发现,博郡早在2019年上半年,资金链就已吃紧。

  一汽集团和博郡的合作,又是什么时候呢?

  2019年4月29日公告双方将共同出资组建合资公司;10月23日,合资公司成立;11月20日,合资公司取得了营业执照。

  也就是说,在合资公司成立前,一汽集团应该对博郡的资金问题有所觉察,但还是选择了一意孤行。

  据内部人士透露,在合资之前,不少集团管理层就曾质疑博郡的资金问题,但博郡单方面宣布与中化国际旗下的银鞍资本签署投资合作协议、将融资25亿元,给一汽方面吃了颗定心丸。

  在合资重组这种重大事件面前,一家国有企业会因为听信对方画的“饼”而决定合作吗?这显然无法让人信服,更关键的原因,恐怕是一汽集团方面需要对这项合作给出一个理由。

  “博郡融资安排无法予以核实,在这种情况下,一汽方面仍坚持重组,且未审查博郡融资的任何合同。”此次举报一汽违纪违法的员工(从夏利去往博郡)表示。

  这种情况下,夏利的消亡,更像是一汽和博郡双方的一场“阴谋”。

  根据双方协议,新成立的合资公司应在取得营业执照之日起30日内完成首期交付出资10亿元,而截至目前,博郡方面仅缴付资金1400万元。博郡需要替一汽夏利偿还的8亿元债务也分文未付。

  接下一汽夏利生产资质和厂房设备的天津博郡,根本没钱运作。

  2020年本该是博郡交付量产车的重要一年,但量产车还没见到影子,其市场营销和销售副总裁陈曦就跳槽去了奇瑞。

  没钱、没技术、没知名度、没盈利能力的博郡,接下来如何维持新合资公司的运营?资本界基本无望,如果其背后的地方政府股东不出手相助,或许就只剩卖身一条路了。

  可惜一代神车夏利,最终毁于三线新势力之手。

最新评论